234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234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0:49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理论上可以,现实中也不稀奇。过去45年来,对15位大法官的正式提名,都在不到110天的时间内获得国会参院确认。史蒂文斯在1975年的确认花了19天,1981年奥康纳的确认花了33天,而金斯伯格在1993年的确认花了42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国关系面临重大“特朗普冲击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让保守派放心的是,卡瓦诺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简单说,便宜要占,但共和党不能太卖乖,否则就成了民主党的选举集结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后,兑现竞选承诺,圈定并提名了若干偏保守的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自由派斗士”金斯伯格去世前的愿望是,直到新总统上任后,她的空缺才能被填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对于民主党选民来说,要是特朗普连任,保守派还将有机会提名八旬高龄的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的后继者,那样很可能在最高院多数判决中,保守派拥有7:2的优势,那自由派选民还受得了?还不积极去投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,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,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“鱼缸效应”,即由于环境狭窄、成员相对固定、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,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“变性”的现象,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3年,金斯伯格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,旁边是时任总统克林顿